爱生活、爱美食就请关注美食汇,您身边的美食一条街!

 

异国酸菜大比拼(组图)

2018-11-4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埃及酸菜,让人酸倒牙     埃及人腌酸菜的桶     有史学家考证,埃及人自古就喜欢吃酸菜,传统食谱上,被记载的酸菜种类多达十来种。今天的埃及人仍继续了这一饮食习俗,对酸菜青睐有加。世界医学界的一份材料称,埃及人中患心血管...
埃及酸菜,让人酸倒牙

埃及酸菜 让人酸倒牙

    埃及人腌酸菜的桶

    有史学家考证,埃及人自古就喜欢吃酸菜,传统食谱上,被记载的酸菜种类多达十来种。今天的埃及人仍继续了这一饮食习俗,对酸菜青睐有加。世界医学界的一份材料称,埃及人中患心血管类疾病的很少,这主要得益于他们的饮食习惯,因为酸菜已被现代医学证明有软化血管的功效。

    在埃及首都开罗,随便走进任何一家食品店,都有一排专卖酸菜的柜台,红红绿绿的各类酸菜被分门别类地装进桶里、坛里、罐里或其他容器里,有的甚至并排摆在地上。再简陋的店铺,酸菜的种类也有七八种之多。除了腌辣椒、腌洋葱、腌圆白菜等司空见惯的酸菜外,埃及人还喜欢腌橄榄。橄榄的种类有许多,单从颜色上看,就有青、绿、黑、灰等不同种类。此外,腌柠檬也是埃及人普遍喜欢的酸菜。想想,柠檬本身已经够酸了,埃及人还要把它再加工,这下真是酸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大众食品店”的伙计马赫迪告诉记者,埃及人腌酸菜用的配料很丰富,往往腌一种酸菜,要用数倍于它的底料,常见的包括胡椒、大蒜、大料、树叶、茴香和各种酱类。当然,腌制的过程中,醋是少不了的,不过,埃及没有像中国那样的米醋、陈醋,只好用白醋来代替。

    冬天到埃及人家做客,主人上的头一道菜,肯定是以各种酸菜为主的凉盘。马赫迪说,在他的老家,如果待客时少了这些酸菜,往往会被认为是对客人的不敬。同时,你无论进入哪家正宗埃及风味的餐馆,店小二都会不容分说,就先端上几盘不重样的酸菜来。在菜单上,这些酸菜叫“迎客菜”,通常都是店家免费送的。由于太酸,中国人第一次吃大多难免龇牙咧嘴,不过吃习惯后,真是回味无穷啊。
日本酸菜当大礼送

异国酸菜大比拼

   日本酸菜

    又到一年深秋时。酸菜作为大众食品开始出现在许多国家的菜缸里、餐桌上。不过由于饮食传统的差异,不同国家的酸菜也体现出不同的特色。

    每到深秋及初冬时节,记者就会收到日本朋友从外地寄来的“酸菜大礼包”。送礼寄酸菜,在中国是件不可思议的事,但在日本却挺普遍。

    所谓“日本酸菜”,并不等同于中国东北地区的那种酸菜,而是以日本风味腌制的各种蔬菜,日本人起名叫“渍菜”。称它为“日本酸菜”,一来是因为和中国一样,大白菜也是日本渍菜的主要原料之一;二来,这种日本渍菜的口味中五味皆含,不过总体趋于酸甜味道。当然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叫法,假如在日本的商店里要买“酸菜”,老板只会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渍菜的原料并不仅仅限于大白菜,比如茄子、黄瓜、洋白菜都是常见的品种,讲究做好后依然保留原料鲜亮的颜色。在商场的渍菜柜台上,可以看到渍好的黄瓜碧绿,小松菜挺拔,茄子紫而发亮,白菜心透出嫩黄,让人不禁对这种技术感到惊奇。其实,这“日本酸菜”的基本做法并不复杂,商场里面就出售统一的料汁,买回家,将白菜仔细洗净,用开水过一下劈成四半,放到渍菜汁里面泡上,加一点盐和味精,发酵两天后就可食用。当然,放的时间长些,味道更佳。根据这种做法,大体可以推测渍菜最初的制作方法,可能同时受到中国腌制酸菜以及朝鲜制作泡菜的影响。

    早年无论酱汤还是渍菜,日本人通常都是各家的女性成员来制作。他们有个说法是“酱汤的味道说明媳妇的好坏”,以此类推,渍菜的味道对日本人来说肯定也是很重要的事情了。不过,随着社会的发展,日本的女性也不再甘于在家相夫教子和腌渍菜,假如哪个21世纪的日本丈夫遵循古礼,让今天娇滴滴的夫人去腌渍菜,只怕换来的就会是柳眉倒竖或者河东狮吼的后果了。现在日本人馈赠的渍菜,很少有各家自己腌制的,而多半购自各大商场的渍菜专柜。

    腌“日本酸菜”销售量最大的三家分别是野泽渍、广岛渍和高菜渍,可视为“日本酸菜”的三足鼎立。不过,这三家只是销售量最大,有些日本传统的渍菜厂商,则以工序繁杂、制作精美著称,比如奈良渍、白雪渍等,就带有一点艺术品的性质了。

    当然,变成艺术品,价格也就变得颇为昂贵,比如一盒包括几个萝卜、两条黄瓜和1/4棵白菜的奈良渍礼盒,售价有几十元人民币。更有些卖到几百元。所以,如果收到寄来的“日本酸菜”,千万不要责怪人家小气啊。

俄罗斯家家户户腌酸菜


异国酸菜大比拼

    俄罗斯大妈叫卖酸菜。

    俄罗斯一入秋,可谓“万户腌菜声”。在半年多的漫长冬季里,酸菜就是俄罗斯人餐桌上的主角。虽然近年来,由于进口等原因,冬天在市场上也可以买到新鲜的蔬菜,但其昂贵的价格仍令普通民众望而生畏。因此,至今俄罗斯人还是喜欢自己动手腌制爽口的酸菜。

    这一点从俄罗斯商店出售的酸菜专用玻璃瓶和瓶盖的盛况可见一斑。从夏季开始,无论是在居民区附近的菜市场,还是著名的国际连锁“欧尚”超市,各种形状的玻璃瓶让人大开眼界,不知道的准以为是玻璃厂专卖。其实都是为酸菜准备的。

    自斯拉夫民族有史可查之日起,就已经有了酸菜的记录。据科学家分析,它所含的维生素是普通白菜的近两倍。史料记载中,海员们正是靠它才在数月没有新鲜蔬菜的情况下坚持远航的。

    俄罗斯酸菜的制作方法很普及,各地略有不同。在乡下,最好是用大木桶或者木槽。城市里,制作的量不太大,一般使用大玻璃罐。材料很简单,圆白菜、胡萝卜和一点桂树叶,还有就是苹果和一种叫红莓苔子的森林浆果。先是把圆白菜和胡萝卜切成细丝,然后加上食盐,几片桂树叶,一层层放进大玻璃罐,再在各层间加入苹果和红莓苔子,直到将罐子加满为止。每隔一段时间要把白菜搅拌一下。大约三天后,酸菜就基本完成了发酵过程,可以把装满白菜的瓶子放入冰箱。再过一两天,在低温下的酸浸白菜就完工了。吃的时候加些白糖和小茴香等绿色调味菜,配上刚煮好的土豆,无论是款待客人还是自家食用,都是一道美味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!

下一篇:没有了!